工作动态

基层科普  惠及万家
加强科学技术普及  提高全民科学素质
当前位置: 首页  >  工作动态
绘就乡村振兴蓝图——记中国农技协副理事长陈豫川
创建时间:2018-08-06点击量:166

今年7月7日,在北京召开的中国农村专业技术协会第五次全国会员代表大会上,经过层层选拔和考察,由四川省科协、眉山市科协、东坡区科协联合推荐的四川省农技协鹌鹑专委会主任、眉山市东坡区云阁鹌鹑养殖专业技术协会会长陈豫川当选为中国农技协副理事长,成为中国农技协唯一一位来自基层的副理事长。

“被选为中国农技协副理事长,不只是对鹌鹑养殖协会工作的肯定,更是对四川省各级科协、农技协工作的肯定。尤其是‘银会合作’模式功不可没。”7月18日,陈豫川对记者说。

回望过去,值得记录,唯有不忘初心,才能砥砺前行。

初次创业遇瓶颈

除了刚当选为中国农技协副理事长,陈豫川还是四川省农技协副理事长、四川省农技协鹌鹑专委会主任、眉山市东坡区云阁鹌鹑养殖专业技术协会会长。

可谁又想到,他最初却是养兔子的。

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陈豫川个子不高,戴一副眼镜,儒雅中透露出一股冲劲,面对记者对他当选为中国农技协副理事长的祝贺,他谦虚地说,“我是在四川省各级科协的指导和鼓励下一步步成长起来的,没有他们的关心,协会就发展不成现在的规模。”

1994年,陈豫川从四川农业大学兽医专业毕业后,曾在眉山某燃料建材公司工作。随后,遇上了企业改制,自己该何去何从呢?

思来想去,还是只有利用自己大学所学知识搞养殖,养什么呢?一个偶然的机会,陈豫川认识了时任东坡区科协主席任俊杰。

“养兔子不错,现在市场行情很好!”任俊杰的点拨让陈豫川信心满满。

“1998年,我开始养兔子。”陈豫川说,在眉山市、东坡区科协领导的带领下前往悦兴镇选址,协调租用废弃村小建立起了养兔场。当时没有专门的兔子饲料,就给兔子吃猪饲料。后来,陈豫川利用自己大学所学的专业知识研发生产了金字塔专业兔饲料,对兔类养殖免疫程序进行积极探索,并建立健全了适合四川饲养管理的养殖模式。

单弦不成音,独木不成林。在眉山市、东坡区科协的指导下,他成立了眉山市东坡区养兔协会,在中国科协科普惠农兴村项目的帮助下,兴办了养兔繁育场,建立了兔子食品加工厂。在陈豫川的带领下,协会形成种兔繁育、肉兔养殖、饲料生产、兔肉加工等产业链。

“正当养兔产业链初具规模,如火如荼发展的时候,却遇到了瓶颈。”陈豫川说,协会养的肉兔只能鲜销,深加工产品竞争不过外省的獭兔。而且肉兔养殖周期较长,销售价格受市场的影响波动较大,养殖户的积极性严重受挫。“獭兔主要靠卖皮毛赚钱,兔肉的附加值产品售价低,简直就是拿鸡蛋碰石头。”陈豫川说,那段时间简直看不到希望。

鹌鹑产业助成功

改变从2007年开始,来源于一次吃火锅。

“在一次与朋友吃火锅倾诉创业遇到的困境时,突然眼前一亮,找到了灵感。”陈豫川谈起自己二次创业的经历无比激动。“当时服务员端上来一盘鹌鹑蛋,烫后就着啤酒入口的瞬间,细腻、清香的鹌鹑蛋味至今难忘。也就是那一刻,我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养鹌鹑!”陈豫川说,鹌鹑蛋可以鲜销,也可以加工成成品卖,养殖鹌鹑所产的粪便还可以加工成有机肥卖给种植户,鹌鹑不就成了有高附加值的产品了么?

“当我把这个想法与眉山市科协的领导们交流时,得到了他们的充分肯定和鼓励。”陈豫川说,也就在那时,他利用养兔协会现有的生产基地和上下游企业改建鹌鹑养殖生产链。

在眉山市、东坡区科协的帮助下,2012年10月,陈豫川成立了眉山市东坡区云阁鹌鹑养殖专业技术协会,2016年5月又成立了四川省农技协鹌鹑专委会。如今,协会在眉山市东坡区尚义镇、复兴乡分别建有占地30亩和50亩的云阁鹌鹑养殖小区和膏村鹌鹑养殖小区;有四川九升食品有限公司、四川金字塔饲料科技有限公司、四川龙田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上下游产业企业;带动3500余人从事鹌鹑相关产业,养殖鹌鹑1300余万只,协会会员辐射至除甘孜、阿坝两州外的四川全省,成为中国西部专业鹌鹑蛋供应商。

目前,协会已形成鹌鹑孵化、育雏、养殖、疾病防疫、饲料生产、蛋制品、肉制品加工、有机肥生产的鹌鹑闭环种养循环的生态农业全产业链,实现了鹌鹑蛋煮制、剥壳、卤制加工的全程可追溯管控体系。在协会的带领下,形成了特有的鹌鹑代养模式、特色农业保险模式,通过龙头企业反担保,开展鹌鹑特色农业政策性保险试点,让养殖户融入产业链,形成了多方盈利的良好运行机制。协会还回收会员养鹌鹑所产的粪便,将其加工成有机肥,实行种养生态循环、绿色环保、可持续发展。

“协会开展的鹌鹑养殖特色农业保险在全国尚属首例。”陈豫川说,养殖有风险,保险来兜底,协会积极开展行业合作模式创新,创立“公司+协会+专委会+农户+银行+保险”的六方合作模式,延伸产业链;积极实行“七统一”模式(统一孵化、统一种苗、统一防疫、统一饲料、统一服务、统一回收、统一保险),并完善采用“最低保护价+市场价+分红”的合作机制;积极协调中航安盟财产保险有限公司、中国人民保险等保险公司与四川九升食品有限公司合作,在东坡区开展全国首个鹌鹑养殖特色农业保险,将养殖户纳入保险范围;积极争取政府支持,保险费用实现由农户承担50%、东坡区财政承担50%,减少了农户养殖投入,为养殖户保驾护航。

“2016年4~8月,全国禽蛋出现低价时,鹌鹑蛋价格也受其影响,最低时降至每斤2.8元。”陈豫川说,为使养殖户收益不受影响,协会主动协调食品加工企业、饲料加工企业及鹌鹑孵化等鹌鹑产业关联企业出资200万元实施了保护价加二次返利收购,最大程度地减少了养殖户因市场波动所造成的损失。

“协会始终把保障会员养殖户的利益放在首位!”陈豫川说,只有保障了养殖户的利益,协会才能发展壮大,才能腾出手来搞产品深加工、品种选育、品质提升和品牌提高。“2017年,中国鹌鹑存栏量约1.2亿只,云阁鹌鹑协会带动会员饲喂约1300万只,占中国存栏量的11%。”陈豫川自豪地说,目前协会日供鲜鹌鹑蛋80多吨,年产值达3.5亿元。

规划乡村促振兴

协会的发展不止于经济效益,更着眼于长远规划。

“如今,国家正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如何带领协会立足产业发展促进乡村振兴?”陈豫川在思索。下一步,协会在进一步提高产品品质、提升品牌影响力、拓展产品深加工和销售渠道的同时,将致力于以产业发展促进乡村振兴。

乡村要振兴,农村要夯实。如今协会效益节节攀升,协会主动协调会员企业,不忘社会责任,积极围绕党委、政府脱贫攻坚中心工作,发挥技术优势和产业优势,开展鹌鹑产业“点穴”式精准扶贫。在仁寿县景贤乡柏杨村、曹家乡清泉村,东坡区万胜镇艾光村、三苏乡三苏村、金花乡长山埂村、土地乡永光村等地实施鹌鹑健康养殖帮扶工作,其中通过委托代养模式直接带动精准识别贫困户95户发展鹌鹑养殖,2017年通过代养模式,为贫困户发放分红款31万余元。

此模式主要针对无劳动能力或劳动能力低下的农户,不需要农户养殖,委托协会负责饲养,保证农户有收益。“只有农村富裕了,才能实现乡村振兴!”陈豫川如是说。

乡村要振兴,产业发展是关键。鹌鹑适合广大农户饲养,有助于农村劳动力的再利用。将鹌鹑的粪便加工成有机肥,进一步固化种养生态循环农业模式。同时结合鹌鹑肉、蛋的营养,充分利用鹌鹑肉、蛋的卤制、腌腊等特点,打造“味在眉山”系列产品,促进食品加工产业发展。

20年,弹指一挥间。

“我发展鹌鹑产业的灵感来源于吃火锅,味蕾成就了我的梦想。”陈豫川说,目前协会已成为中国西部专业的鹌鹑蛋供应商。下一步,协会将借助于眉山进军“味在眉山”千亿产业的东风,让产品走上千家万户的餐桌,走出国门,开启国际味蕾之旅。

阳光洒下来,照在陈豫川身上,言及未来,他自信满满。

(来源:今日头条)

2018年8月6日

更新:2018-08-06